閱讀是成本最低、收獲最高的投資,也是門檻最低的高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聰明少年唐伯虎》見習小縣官(5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聰明少年唐伯虎》見習小縣官(5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兒童文學網  作者:聰明島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一行人來到湖濱村,經村長帶領,來到案發現場,死者名叫張大發,被害人的妻子及其家人正圍著尸體哭嚎。案發現場在距離村子兩里遠的湖邊樹林中,被害者的額頭、臉上、脖子上、肚子上有十幾處刀傷,身邊還有一架裝滿西瓜的板車。祝枝山負責勘察現場和檢驗尸體,唐伯虎負責記錄。檢查完后,祝枝山對唐伯虎說:“死者應該是被割稻谷的鐮刀所殺,我懷疑是搶劫財物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伯虎說:“沒錯,死者傷口確實是被鐮刀砍的。不過,你判斷是搶劫財物,有什么依據?你再檢查一下他的身上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吧。嘢,他的錢袋還在,手上的金戒指也還在?磥磉@又不像是為了財物的搶劫殺人。那是為何殺人呢?這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愁恨呀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枝山再一次對死者進行檢查,從他腰間解下一個錢袋,里面還有幾兩銀子,而他手指上的金戒指也還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說得沒錯,沒有無緣無故的仇恨。能恨到殺人的地步,看來,一定是有緣故的!碧撇⑥D身詢問死者的妻子!按髬,你丈夫有什么仇人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死者妻子回答說:“仇人?我丈夫沒什么仇人!他是個本分人,平時除了務農,就是做點小生意,大人,您看,這不是?夏季,他就倒賣一些西瓜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伯虎繼續問:“大嬸,你再好好回憶一下,最近,你丈夫跟什么人發生過矛盾?爭吵、打架什么的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---哦,我想起來了,前幾天晚上,我好像聽見他跟一個人在爭吵,那個人走得時候還大聲說了一句狠話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跟你丈夫爭吵的人是誰?為什么事情爭吵?那人臨走時說了一句什么狠話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時天色已晚,我也沒看見那個人,只是聽我丈夫說,是隔壁湖灣村的一個熟人,要借錢,我丈夫沒有答應,那人就說到時候要是不借給他,就殺了他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,是這樣。大嬸,你知道找你丈夫借錢的這個人叫什么名字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,我不知道。我一個婦道人家,他在外面認識的什么人,他一般不說,我也不問的。我可憐的夫啊,我苦命的孩子!官差大人啊,你們一定要為民婦做主,抓到兇手,為我丈夫報仇!嗚嗚嗚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嬸,相信我們,一定能抓到兇手,繩之以法的,你請節哀順變。村長,天氣炎熱,麻煩你幫助這些孤兒寡母盡快把尸體安葬了吧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長答應著,忙去張羅村民安葬死者去了。祝枝山走過來,問道:“小虎,看來,殺人者基本上可以確定是湖灣村那個人干的,下一步,我們怎么辦?拉網式排查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,收集鐮刀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收集鐮刀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,收集湖灣村所有的鐮刀,學生自有妙計。祝大哥,難道你忘了實習課上三十吊銅錢的事情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----我明白了!跟我走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枝山恍然大悟,命令幾個衙役跟他一起去湖灣村。一行人馬不停蹄地來到湖灣村,找到村長,說明來意,請村長把全村所有的鐮刀都收集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哐哐哐,各位村民相親,官差有令,各家各戶立即把所有鐮刀送到祠堂門口,有膽敢不交者,與殺人嫌疑犯同罪,立即逮捕!哐哐哐,各位村民相親,官差有令,各家各戶立即把所有鐮刀送到祠堂門口,收集鐮刀咯,哐哐哐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長敲鑼挨家挨戶通知,很快,村民們都把自己家的鐮刀拿出來,送到祠堂門前,祝枝山和唐伯虎以及幾個捕快早就在那里等著了。湖灣不大,全村只有四十多戶一百八十多個村民,不到一個時辰,全村男女老少都聚集到祠堂門前,并且收集了一百多把鐮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枝山站在祠堂門前的臺階上,大聲說:“各位村民父老,事關重大,你們確定家里的所有鐮刀都拿過來了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都拿來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拿來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官差老爺,我們不敢隱瞞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民七嘴八舌回答,祝枝山看了看身邊的唐伯虎,唐伯虎對他微微點頭,他大聲命令道:“把所有鐮刀放到太陽地下去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,大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長答應著,和幾個人一起把鐮刀集中放到廣場中央,攤開讓太陽暴曬。不多一會兒,陸續有蒼蠅飛過來,落在一把缺齒的鐮刀上;接著,又有幾只蒼蠅飛過來,同樣落在這把鐮刀上。性急的祝枝山想動作,被身邊的唐伯虎拉住,唐伯虎用犀利是目光掃視周圍的村民,看見其中一個村民的表情有點緊張,就低聲示意祝枝山,祝枝山安排兩名捕快悄悄走到那人背后。又過了一段時間,那把缺齒的鐮刀上已經落滿了十幾只蒼蠅,唐伯虎對祝枝山一使眼色。祝枝山走過去,拿起那把落滿蒼蠅的鐮刀,在人群中行走一圈。一一問道:“這把鐮刀是誰的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村民搖頭,走到那個神情緊張的村民身邊的時候,他不自然地往后退縮。而他身前的一個半大孩子說:“二叔,這不是你家的鐮刀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不,你胡說,這把鐮刀不是我家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不是您的呀?二叔,您忘了,端午節我還借過割麥子呢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孩子,你胡說,這不是我的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叫做二叔的人邊說,邊外人群外面退,似乎想溜走;但是,他是身后已經被兩個彪形大漢擋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枝山大聲命令:“現在,請各位村民拿回自己家的鐮刀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把是我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把是我家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村民過來,各自拿走了屬于自己家的鐮刀,只有那個二叔空著手站在那里,身體發抖。祝枝山大吼一聲:“把他抓起來!帶回縣衙去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頓時,兩條鐵鏈從身后套住了那人的脖子,幾名捕快瞬間給他鎖上了手銬腳鐐。那人還在不停大聲爭辯:“為什么要抓我?我到底犯了什么法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犯了什么法?這把鐮刀是你的吧?”祝枝山舉著鐮刀在那人面前晃動,那人沉默不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伯虎走過來,用平緩的語氣說:“湖濱村的張大發昨晚被人殺死在湖邊樹林,殺人兇器就是這把鐮刀,剛剛你也看到了,所有村民的鐮刀攤開放在太陽下面,只有你這把鐮刀上面爬滿了蒼蠅。大家知道,蒼蠅是喜歡血腥的,這就證明只有你這把鐮刀上殘留了人血。雖然你洗掉了血跡,但是,鐮刀上還有殘留,蒼蠅的嗅覺比人靈敏幾十倍。同時,剛剛我們已經調查清楚,你跟死者張大發有生意上的來往,并且有人證明那天晚上你去找過他。證據就擺在面前,你不要抵賴了,老實交代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別說了,我招,我全招!”殺人兇手癱軟下來,帶著哭腔說:“我跟張大發本來是有交情 ,我看中一樁買賣,但自己本錢不夠,就去找他借,沒想到他不肯借給我。想想他以前也找過我借錢,每次我都幫過他,F在,他發財了,就忘恩負義了。昨晚,他拉西瓜回來,剛好又在路上碰見,我再次提出借錢,沒想到,他不但不借,還出口嘲笑我無能,不會賺錢!這人脾氣暴躁,一時氣急敗壞,就跟他打起來。開始,我也沒想到要殺他的,只是他打我一拳后,我手里剛好拿著鐮刀,舉起來砍到了他的額頭,接著,又砍到了他的臉。我知道,他家里有錢,還有一些道上的朋友,他不會輕易放過我的,于是,我就一不做,二不休,把他給殺死了!都怪我一時糊涂啊,我錯了!后悔莫及呀,嗚嗚嗚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說的都是事實?簽字畫押吧!”在殺人犯交代的同時,唐伯虎飛快地寫好了筆錄,那人看過以后,簽字畫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枝山大聲說道:“帶走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枝山和唐伯虎偵破了張富貴被殺案件,把兇手關進牢房,向宮大人匯報完案情后,已經是黃昏時分了。宮大人好好表揚了兩個實習生人,還特定獎勵他們一兩銀子去吃晚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脫掉官服,換了便裝,來到十字街頭的一家小飯館,點了幾個小菜,一壺甜酒。祝枝山率先舉起酒杯,笑著說:“年輕有為的唐主簿,我們慶祝一下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年輕有為的祝捕快,我們慶祝一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伯虎和祝枝山碰杯,剛剛說完,就聽見窗外傳來慘叫聲:“殺人了,救命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推開窗戶看過去,只見一個人影超前奔跑了幾步,倒在地上;他身后的人影先是追了幾步,轉頭朝一條小巷跑去,消失在黑暗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快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枝山和唐伯虎放下酒杯,飛快地向現場跑去。。。。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集智慧點:了解到鐮刀是殺人兇器后,定點把村民所有的鐮刀收集起來,放在外面曬,因為鐮刀上有血跡,蒼蠅就會去盯,兇手也就找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上一篇文章:《聰明少年唐伯虎》見習小縣官(6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下一篇文章:《聰明少年唐伯虎》見習小縣官(4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www.bnisecurities.com/news/jizhi/20681631553IKK0EF60203H4F5FJ6E.htm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一区二区三区